北京快乐8官网投注
廣西縣域旅游、美食、住宿、民俗哪里找?天天上縣等你來
2019年04月11日 來源:西部決策網 
0 收藏 打印 增大字體 減小字體

  十八大以來,黨中央把脫貧攻堅作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對于中央明確提出的“到2020年,實現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的目標,僅有今年和明年2年時間。

  中央農村工作會議指出,打贏脫貧攻堅戰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要切實重點解決好實現“兩不愁三保障”面臨的突出問題,加大脫貧攻堅力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也指出,打好脫貧攻堅戰,要一鼓作氣。

  今明兩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關鍵時期,而打贏脫貧攻堅戰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那么,作為“底線任務”的脫貧攻堅戰怎么才能打得贏、打得好?薄弱地區如何攻堅?內生動力怎樣構建?我們聽聽領導專家怎么說。

  一鼓作氣薄弱地區如何攻堅?

  韓長賦 中央農辦主任、農業農村部部長

  要一鼓作氣,堅決打贏精準脫貧攻堅戰。就要牽頭抓好產業扶貧,聚焦“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和特殊貧困群體,鞏固現有脫貧成果,防止脫貧人口返貧。在下一步鞏固成果、防止返貧問題上,發展產業,脫貧一批,這是個重要任務。

  鄭風田 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教授

  薄弱地區如何攻堅?就是要集中優勢兵力打攻堅戰。中國扶貧有兩個最核心的內容,一個特殊貧困地區,第二個特殊貧困人口,這就包括了深度貧困地區,還有貧困發生率20%的縣或者村,這些地區全國一算,大概有300多個縣3萬多個村,這些實際上是我們最后兩年最核心的任務。2016年到2018年每一年接近脫貧1000萬貧困人口,最后兩年實際還有2000多萬人,這可能是最難啃的骨頭,尤其深度貧困地區,基礎設施各個方面都比較弱,尤其需要集中資源,用優勢兵力來打這場攻堅戰。

  馬光遠 財經評論員

  扶貧攻堅到了“定點”解決階段。盡管過去40年的減貧可以講是世界扶貧史上的奇跡,但最后一公里會發現特別艱難。從對口幫扶,到產業扶貧,到教育扶貧、移民搬遷,其實這么多年我們想了很多辦法,但在一些特殊的、深度的貧困地區,仍然沒有完全解決問題,所以說精準扶貧,現在到了要定點解決的階段,也就是針對每一個人、每一個村、每一個地區,用更具針對性的方法。

  葉興慶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經濟研究部部長

  用兩年時間完成這些硬任務是一場攻堅戰,攻堅戰就要有攻堅戰的打法。必須真正把這些硬任務放在首位,盡銳出戰,聚力攻堅,大幅增加投入。同時,調動農民的積極性,激發內生動力。只有把硬任務完成好,才能切實增強農民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保證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的成色和含金量。

  陳前恒 中國農業大學教授

  目前來看,“兩不愁”基本得到解決,“三保障”問題仍然比較突出。主要就是要解決小孩有學上,上得起學;在基本醫療保障方面主要就是解決一部分因大病、因殘疾生病、醫療服務的問題;住房方面就是在很多貧困地區,農民還住著土坯房、木頭房,存在不安全因素,需要加以改進。

  李國祥 中國社科院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

  不讓一個貧困群眾落下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標志之一,改善農村人居環境是新時代賦予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新內涵,確保糧食安全和重要農產品有效供給是我國農業最重要的經濟社會職能。這些硬任務關系經濟社會發展全局,必須攻堅克難,取得實效。

  劉合光 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經濟與發展研究所研究員

  要統籌安排好各項硬任務,建立穩妥有序推進的激勵督導機制,做到目標明確、步驟清晰、責任到位、激勵相容、部署妥當、督導有力。同時,把能干的隊伍部署到完成硬任務的第一線,突破硬任務的核心難點;以財政資金為引領,發揮社會資源的積極性,合理匹配項目投入。

  范恒山 國家發展改革委原副秘書長

  農村存在的大量貧困地區和人口,是脫貧攻堅戰的重點和難點。因此,要破除城鄉二元結構的體制機制限制,推動城鄉資源要素的平等交易,切實把握鄉村振興和脫貧攻堅戰兩大國家戰略的內在聯系。

  防止返貧內生動力如何構建?

  鄭風田 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教授

  扶貧要改變簡單給錢給物的方式。簡單地給錢給物,一不給就立馬返貧,這顯然是不能持續的。產業扶貧在所有的扶貧當中,是公認可持續的。貧困山區并不是所有人都貧困,很多資源都挺好,如果能形成產業,即使幫扶的人撤了,地方仍然有造血能力。比如我去過一個深度貧困地區,原來滿山遍野都是灌木,現在種了芒果,搞網上銷售,搞微商,做得挺好。這類經濟作物在很多地方都起到了明顯的作用。但有一點,比如種獼猴桃賺錢,貴州也種、四川也種,如果市場有限,就會面臨產業要進一步升級的問題。這可能也是產業扶貧中要提前意識到的問題。

  而深度貧困地區攻堅,要采取超常規方法。從40年的改革經驗來講,我們現在應該說解決了絕對貧困的問題,還剩下的深度貧困地區、2000多萬貧困人口,國家是可以集中優勢兵力,用超常規的方法打這場攻堅戰的,這是我們整個的制度優勢。

  馬光遠 財經評論員

  要將產業扶貧與機制創新相結合。產業扶貧到今天,要強調的不僅僅是做什么的問題,而是怎么樣把產業做大做強,把產業固化下來的問題。比如現在很多地方種蘋果,但是怎么把它做成一個強勢產業?這不僅僅是農業的事。我們看到有一些地方之所以產業做著做著到最后做不下去,市場是一個方面,更重要的是沒有強勢產業,這里面原因又有很多,比如缺乏激勵機制,比如沒有很好地吸引資本,這不是光靠農民能解決的問題,而是需要大量做產業的專業人員進來,這就需要有好的機制。比如種蘋果,這個產業鏈怎么從第一產業做成第二產業、甚至做成第三產業、做成旅游業,賣蘋果可能不值錢,看蘋果花更值錢。這都需要在影響產業成長的機制方面多做創新。

  要以全部脫貧為契機,夯實中國農村現代化的制度基礎。脫貧是一個手段,我們的目的是實現農村的現代化。所以一方面在物質層面要實現脫貧,有一些指標要保證達到相對小康水平;另一方面我們看到,過去40年走到今天,農村的很多制度急需改變,因為有些制度跟不上現代化的要求,比如土地承包制度,怎么樣一邊推動農村改革,一邊確保農村利益,同時還要考慮怎么讓大量資本投入到農村去……這都是我們要做的。再比如在城鎮化過程中,有一些地方的農民可能覺得成為市民沒有太大吸引力,那這種情況怎么去做?這都需要繼續思考解決,就這一點來說,全部脫困只是第一步。

文/《西部大開發》雜志記者張永軍

掃二維碼,手機閱讀本文
編輯:拔蘿卜的蘿卜
分享
首頁
北京快乐8官网投注 pk10计划软件报警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 排列五万能6码表 茶苑二人斗地主银子版 竞彩怎样双选最稳 手机斗牛看牌抢庄技巧 幸运28怎样投注稳定 2018最新送现金的棋牌 十一选五复式玩法 在线棋牌下载送10元